菜鸟怎么做物流:向下扎根产业向上数字化生长

  这个春节,快递物流照样不打烊。对东莞电子产业带的吴嘉源来说,大促、旺季的物流已不再是烦恼。

  让他省心的是菜鸟产业供应链服务。吴嘉源负责的深圳联合通公司有150多名员工,做的是“手机壳包邮”的生意。2020年与菜鸟产地仓建立合作后,他的工厂也搬进了菜鸟仓,第一次线上业绩反超线%。

  以前一个彩绘手机壳批发价要到9块9,现在最低能做到零售价4块8包邮了。2021年的“双11”,菜鸟产地仓给他增派人手,并把发货时间调成了“24小时发货模式”。吴嘉源只需要根据来单生产,剩下的菜鸟物流全包了。

  这并不是个例。这些年,菜鸟在自有物流能力建设上不断加大力度,绕开红海,通过与供给侧源头品牌商家、工厂等搭建智慧供应链,在增量市场提供创新价值,服务好商家客户:“快递进厂”让生产线出来的商品可以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发货,省掉中间环节,在制造业产业带前端开设产地仓,让中小商家在享受极致效率的同时降本增效;数字化供应链让与菜鸟物流合作的品牌商家有了省心的端到端供应链服务,降低库存、加快周转、极大减少物流成本。

  这些都是菜鸟物流在满足不同商家客户、不同物流场景的多元化需求中所形成的扎实的物流能力。

  也就是说,过去对菜鸟只是一家物流平台公司的看法要改变了。菜鸟自有物流能力越来越厚实,正深深扎根实业,形成数字化创新与物流能力双轮驱动。

  物流核心能力最直观的反映,来自所创造的客户价值和用户体验。小商品市场产出的商品多,成本低,但单价也低。大量的商品输出需要物流作为坚固的底层保障,那有没有一种方法,既让消费者省钱,也让工厂挣钱?答案当然是有:菜鸟产业供应链将工厂数字化并直连消费者,省去代理商、零售商的层层加价,用规模生产效应来摊薄生产成本,用超级供应链让物流服务也能转化为产品优势。广东东莞一带,有中国最著名的电子产业带,其中驻扎着数千家手机壳相关企业。企业体量都不算大,做的都是几块钱包邮的小本生意,产品要经过零售商、代理商层层流通程序才能到消费者手里,整个过程效率低,而且层层加价。工厂想赚钱,要么提高单价,要么缩短销售链路降低成本。前者会降低消费者体验,竞争力减弱,后者光凭工厂本身难以找到更好的模式。菜鸟物流在东莞设立产地仓,这对当地中小厂家来说是个好消息。菜鸟产地仓的集约化仓储、配送模式,让对物流成本及其敏感、对物流时效却有相当要求的他们,有了节约成本同时提升收货时效的可能。以手机壳为例,入驻的商户把清水壳(半成品,背面未喷绘图案)预先存到产地仓,消费者下单后,产地仓立即开始按消费者选好的图案和数量生产,迅速发货,整个过程不超过2小时。业内人把这种模式称作C2M(Customer-to-Manufacturer),属于定制化服务和个性化生产。理想状态下,工厂可以实现零库存。中国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产业带,这种集约化的处理方式带来的优势,无疑是可复制的。据公开数据,菜鸟目前已在全国30多个产业带建立超70个产地仓,物流成本可以降低接近30%。“中国小商品之都”义乌作为全国快递的重点集散地,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极强的成本控制能力是当地厂长们身上共同的标签。80后的李重庆在这里赶上了电商发展的大潮。他的工厂很少生产售价超过10块钱的产品,但他的每一款产品几乎都成了当季的爆款。光鲜的背后,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