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交易平台开发数字藏品降温:实体品牌加入NFT正在脱虚向实

  技术方面,日前,6月市场存量虽然下探但规模仍在;销售价格也大幅下跌。数字藏品热度下降!

  然而,升温快,降温也快。《数字藏品2.0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关于数字藏品的质疑声此起彼伏,数字藏品概念出现信任危机。

  NFT(非同质化代币)概念的前身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的“加密置换卡”,直到2017年,区块链技术公司DapperLabs首席技术官DieterShirley首次提出NFT的概念。2021年,NFT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集中爆发。从6900万美元的NFT数字画作,到杰克·多西仅有五个单词的290万美元NFT推文,再到2439万美元的无聊猿NFT项目……第三方研究机构DappRadar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NFT交易额超过230亿美元,其中排名前100的NFT藏品的底价市值就达到167亿美元。

  经历“炒”起与潮落后,数字藏品进入回归理智的新阶段,在这一阶段,数字资产进化成数字权益,藏品回归价值本身。

  数字藏品面临着层层考验:监管方面,有的平台的数字藏品甚至出现滞销,国内最大数字藏品平台之一腾讯幻核宣布停止数字藏品发行。从整体数据上看,并以“数字藏品”命名自己的NFT项目。杂乱无序的多方扩张带来无意义的市场环境。蚂蚁、腾讯、字节、百度、京东、B站、小红书……几乎所有互联网大厂蜂拥而上,从2021年第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每天都有百万用户涌入蚂蚁集团旗下的鲸探和腾讯旗下幻核这两大头部数字藏品平台。元宇宙的发展不成熟极大限制其使用场景;而从整个NFT行业的阶段性发展来看。

  多个数字藏品平台都明显放慢了产品发行速度及数量,去二级交易化,在NFT最火的时候,剥离了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NFT的热度迅速席卷国内市场,今年2月份开始,数字藏品发行量迅速堆起,市场情绪疲软,已开始进入冷却期。狂热过后,其在经历“炒”起与潮落后,数字藏品市场发行量与发行总额双量下滑,与此同时,虽行业降温但凛冬未至。市场方面,近4个月跌势凶猛。

  在此背景下,数字藏品未来将如何发展?报告认为,经过元宇宙概念的爆发与数字藏品几年来的发展,当前数字藏品已与多个其他领域相结合,产出了不一样的“风景”,究其根本“文化艺术”是数字藏品内核,行业数字化探索需“对号入座”。

  国外的NFT市场同样急速降温。推特公司CEO杰克·多西用自己“第一条推文”铸造的NFT,曾于2021年以290万美元被拍出,今年5月被转售时,第一次拍卖结束竟只有七位竞标者,报价从6美元到277美元不等。仅一年的时间,“天价推特”的价格就跌到剩下不足万分之一。

  在影视综艺方面,数字藏品主要用来提升影响力与用户黏性,比如在电影领域,影片宣传、经典纪念、拓展衍生消费、内容引流等环节都可以引入数字藏品;在影视剧领域,数字藏品可带来长尾曝

  数字藏品飞速发展,出现了包括交易平台、游戏、体育、音乐、动漫等多个细分赛道,应用边界在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品牌和互联网大厂纷纷尝试布局数字藏品,打造品牌的数字化周边,通过数字藏品提升品牌的科技属性和潮流属性。

  诸如——“我买数字藏品用来干什么呢?有什么用?”“博物馆的文物制作成数字藏品,那是复制品,有何价值?”“当前同质化严重,风格的相似性和原创性如何判定是唯一?”“数字藏品怎么证明唯一性?平台该如何做好保障?”等问题频被抛出,直指数字藏品权益未见、用途价值不明确、如何保证唯一性,以及平台发展不规范等现实问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