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文旅观察:沉浸式戏剧还能火多久?

  “你怎么证明你就是侦探?”“有个细节刚没演出来”“周太太到底和谁在通话”当场下的观众连珠炮般提出这几个问题时,台上的演员明显“变了脸色”。

  这不是一出“拆台”的戏码,而是日前沉浸式互动喜剧《疯狂理发店》在浙江杭州的表演现场。在这里,观众既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

  沉浸式体验近几年很火。《2021中国沉浸产业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沉浸式产业总产值已达到60.5亿元,覆盖了12大细分市场、41种业态类别、1521个项目数量。

  与观众只能坐在台下观看演出不同,沉浸式戏剧的观众不再是坐在座椅上,他们可以零距离跟随演员移动、观察,拿起道具翻看,甚至引领演员和其他观众发展出新的剧情线索。

  跳跃的色彩、时尚的装修,门口的走马灯和巨型吹风机格外醒目。从表面来看,这里就是杭州街头的一家理发店。事实上,这里是沉浸式互动喜剧《疯狂理发店》的驻演现场。

  这部剧围绕着一场理发店中的谋杀案展开。除侦探外,店里的造型师和客人都是嫌疑人,观众则被赋予观察和提供线索的使命。演出过程中,他们能直接向演员提出问题,推动剧情发展。他们的投票,也将对凶案的结局产生关键性影响。

  这种兼具开放性和互动性的新型演出形态,打破了演员和观众间的“第四堵墙”,也在中国各地上演。

  在中国首个沉浸式昆曲项目《浮生六记》中,观众可品茶、品尝苏式点心,也能看到由演员和民间艺术家复刻的古代市集;沉浸式戏剧《无眠之夜》的现场,是一幢五层楼。每层楼的房间里,几乎同时上演不同剧情,观众被剧情吸引,跟随演员脚步楼上楼下四处探索。

  无疑,这种新奇的体验,让年轻人争相打卡。根据观众反馈来看,与演员互动,和NPC实时交流,短暂地体验不同的人生,成为他们“入坑”的主要原因。

  虽然当前沉浸式戏剧发展势头正劲,但其中鲜有高质量的作品,更多是“无处不沉浸”的蹭热度。

  要么是对海外经典作品的依样画瓢,要么是把一些对观演关系的探索尚处于尝试阶段的作品统称为沉浸式戏剧,要么是敷衍制作场景和内容,被观众吐槽“不入戏”“内容空洞、互动刻意”。

  在这一情况下,某些沉浸式戏剧想火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置景、道具、服化等“硬件”都需要非常精良外,主创团队还需迎接从情节编排、动线设计,到演员表现、现场运营等各个方面的挑战。

  相比传统戏剧,沉浸式戏剧往往存在多条故事线。如《疯狂理发店》中有四位嫌疑人,就需要有四条逻辑严密的动线。如何让每个人的动机都有说服力,不仅取决于剧本的扎实度,还考验演员的表演能力,因为观众的参与会让演出有一定的不可控性。

  “几乎每场中50%的部分都是即兴发挥,但必须坚信自己的角色,根据自己角色的人物性格来回答每一个问题、进行每一个动作。”开心麻花功勋演员冯康杰表示,沉浸式戏剧演员的一举一动是完全暴露在观众面前的,必须做到极其细致。

  据悉,即便是《不眠之夜》这样的大型沉浸式演出,它的单场观众人次也不会超过400人,虽然会有观众二刷、三刷,但因为高票价,可能会让部分人打“退堂鼓”。当沉浸式戏剧和展览、景区、酒吧等业态结合,或是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