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与沉重:万字长文深探保险公司居家养老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养老社区”是保险行业深耕养老领域的主要产品。如今,已有保险企业将养老服务的供给,从带有居所的一站式“养老社区”服务,转向“居家养老”服务。

  2022年7月中旬,中国平安601318)在深圳平安金融中心详细公布了“保险+健康管理”“保险+居家养老”“保险+高端康养”一体化养老解决方案。其中,涵盖“居家养老”服务体系的公布昭示着“居家养老”将成为平安布局养老产业的一个重点领域。

  随后的7月22日,大家保险集团举办大家保险康养服务体系发布会暨第二届客服节开幕式,并在开幕式上正式推出自己的康养服务体系。该服务体系有三大产品线,即“城心医养”“旅居疗养”“居家安养”,可见“居家养老”也将成为大家保险布局养老产业的一个重点领域。

  中国养老的“9073”格局,即“90%左右的老年人会选择居家养老,7%左右的老年人依托社区支持养老,3%的老年人入住机构养老”,也似乎表明社区居家服务将大有市场。

  《今日保》将用最权威的全国数据和对数位不同地区、职业和养老金层次的长者调研访谈,探讨五个议题——

  底层文化规律、基础的宏观人口规律、宏观政策、普遍的客户特征和需求、保险企业提供服务和产品的优势和局限性。

  并尝试提供一种做居家养老的新思路——“邻里互动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模式”。

  在中国,“家”意味着血缘的亲情联系,这种联系在姓名等文化载体中有明确体。

  比如,中国人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的姓名基本上都是由三个符号构成:姓、辈、名,“姓”即作为血缘联系的家族共同符号 ,“辈”表示个体在家族血缘关系的绵延和庞大复杂的家族血缘关系中所处的排序,即“辈分”, 不同辈分意味着个人在家族里的不同地位、相应的责任与义务, “名”即代表每个人的独特符号。

  但是,这种姓名文化的传统自20世纪后半叶随着破四旧的行动开始衰退,到独生子女时代基本消失,复杂的家庭关系逐渐解体。

  又如,儒家有“五伦”的说法,即“君臣,父子,兄弟,朋友,夫妇”五种基本的伦理关系,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如一家。社会关系以家庭关系为基础并延伸,是由家、及社会、及国的“家国”文明。

  在这样家族血缘文化和传统儒家教育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长者们,自然对“家”及“家”所在的社区有着深刻的羁绊,也就意味着居家养老产品和服务的设计必须以“家”为基础。

  江苏省“985工程“重点建设高校东南大学的道德发展智库协同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的“2017年全国道德发展状况调查”中,全国共8755位各年龄层的人接受调查,数据显示:

  将近70%的全龄段人群认为居家养老是最理想的养老方式,此处的居家养老包括“与子女同住”以及“自己单住,生活难以自理时找护工”,而主要的人群喜好分布在“与子女同住”。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与熟人群体抱团养老的养老方式,也可将其泛泛称之为社区养老,也就是“与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养老”和“与兄弟姐妹抱团养老”,总共占比17.8%。

  同一个调查中,关于“当父母一方长期生活不能自理时,主要承担照顾工作的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