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循环_读书频道_中国青年网

  故事始于一场旷世之灾,乘着穿梭机逃生的幸存者们以为这就是地球最后的时刻。他们迫降在一个寸草不生的陌生星球——力微星,人类社会的生活经验在这里全部归零,一同丢失的还有浩瀚的历史记录和数据。

  元莱却在这个陌生的星球上发现了地球历史被篡改后留下的痕迹。她循着线索,历尽千辛万苦,在无数个碎片世界中找到了属于自己那个,也找回了爱人,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文九柔,80后写作者,北京电影学院硕士,编剧。策划、监制了多部影视、舞台剧作品,从事文化相关工作多年。

  元莱笔直地躺在真空中,僵在四周只有灰白幕布的舞台中央,这景致和她的名字一样索然无味。更索然无味的还有她的生活,不,应该说是这里所有人的生活。最后一批人类来到这里,这个没有太阳、夜晚和四季的舞台被他们命名为力微星。这里没有时间和纪年,没有花花草草,没有人类熟知的其他生物,也没有生老病死,只有这些地球毁灭后的幸存者,没完没了地活着。

  浩渺的空白——人类登陆力微星的时候就是这般荒凉,过得安稳了之后,还是没能在这空白上画上一星半点儿的油彩。茂盛的农田、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四通八达的轨道都无法挤进来,哪怕是占据一个边角。力微,力微,人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微小,微小到只能颠覆以往的生存方式,去顺应这个纹丝不动的空间。科学家们猜测,这儿是个高维空间。尽管他们来的时候,地球上的理论已经把十六维空间解释得头头是道,但深入实地之后,才发现那些空洞的结论根本无处施展。

  “怀明!”元莱从梦中惊醒,房间内一瞬间闪亮了起来。一切都是光斑。眼前光点汇聚成线条的世界,所有物品的轮廓都高度对称,简洁到极致,物件都只看得出最基本的构造——床、桌子、椅子……除了骨架,再无冗余。

  冰冷的线条让元莱打了个寒战,梦里阳光正好,萧怀明在阳光下冲她微笑,这笑容让她周身都觉得很暖,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但梦里的他,不是她记忆里那个稳重、内敛、从容的样子,而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充满活力又无所畏惧。自从来了力微星,她总是做着同一个梦:萧怀明模样青涩,笑容像要把她融化,梦中的少年伸出双臂要把她也拉进那刺眼的阳光里,可每次她要伸手的时候,萧怀明却又淹没在一团光晕中,消失不见。

  梦的素材是记忆,可这充满年少稚气的萧怀明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元莱的记忆里明明没有这样的萧怀明。

  “还好,还有梦可做。”元莱心里这么想。地球毁灭之前的元莱,是多么希望每天都能一夜无梦。女强人的生活,要求她把每一条情绪线都按压在同一个频率,不能表露出任何起伏,在不同的场合里都得体无瑕。焦虑,就这样在她对于完美的执着中悄悄地缠上了她,以致她长期被各种离奇怪梦骚扰,常常失眠。她常常梦到同一个主角,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穿着奇怪的服饰,身体被一个像鼠标一样的机器划过,模样清晰到可以看到毛细血管的纹路。在这密密麻麻纹路的每一个转弯之处,都有微小的晶片一闪一闪,照亮了血液的回路。样子明明是自己,却感觉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一个拥有着她五官的“超体”。这人肤如凝脂又薄如蝉翼,完美的皮囊下却“千疮百孔”。那些被点亮的血液弯道,偶尔会剧烈搏动起来,冲破了透明的皮肤,在她眼前扭结出两只手的形状,看似想要握紧,指缝间又露出利器。

  皮肤透明的“超体”和自行幻化的血管,不止一次出现在元莱的梦里。有时候,那两只无限靠近又暗藏杀机的大手会一起劈头盖脸地朝她涌来。来到力微星之后,元莱丢失了许多记忆,但这个稀奇古怪的梦境,她却记得一清二楚。

  每每想起那些古怪的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