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火热洋码头遇寒冬

  紧闭的大门前,零零散散摆着几张椅子,几位来自各地的买手坐在门前,他们都有在平台上未被提出的货款。

  记者向大楼前台工作人员了解到,最近陆陆续续有买手上门,而洋码头已经搬离该大楼,“不会回来了”。

  8月23日上午,有拿不到货款的买手首次在社交媒体上开直播曝光,并在买手社群中传播。当天下午,洋码头一封5000字长文发出,带来了经营难以维系的消息。

  内忧外患之下,洋码头在度过一个从未有过的寒冬,而依托于它的买手们也在经历着至暗时刻。尽管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在公开信中强调,洋码头公司不会赖账,他也不会随意跑路,但买手对公司的信任危机已然显现。

  洋码头作为独立海淘电商的代表,曾有过自己的风光时期,十二年的坚持后还是迎来了市场的快速洗牌。

  目前,国内巨头广泛布局跨境电商业务,基本形成垄断之势,洋码头等海淘电商平台想要在此分一杯羹,恐怕还需寻找新的竞争点。

  这已经是戴文(化名)第四次来到上海洋码头的总部,连续几日的蹲守让他看起来有些疲惫。眼前的洋码头办公室大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拖欠租金的物业通知,正如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在信中所说,租期8月到期,而公司规模无法享受小微企业的免租政策,资金压力使得公司已经开启居家办公。戴文告诉记者,里面重要的东西已经全部被搬走。

  戴文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拿回押在平台上的货款。他告诉记者,上一次的成功提款记录还停留在去年10月,而至今仍有54万元没有取出,“我的金额不算最大的,有很多生活在欧美的买手金额上百万。”

  在洋码头与万里汇达成合作之前,在洋码头上开店的买手,收入的货款不会直接到买手的个人银行账户,而是先到平台,买手们往往会攒够一定金额后统一提现,根据金额大小不同,回款周期也有长有短。

  据戴文回忆,去年5月份起,他一向稳定的提款周期开始变长,从最开始的20天延长到60天,最后甚至有120天都没有收到过款。

  去年年底,他来过一次公司要求归还货款,当时得到的说法是,店铺不合规,这个钱不能给。也就是在那时,因为“店铺不合规”拿不到货款的买手已经不在少数,撤出洋码头的商家越来越多,不安的情绪弥漫在各地买手中。

  顾薇(化名)算是幸运的,作为美妆类的头部买手,在外面风声很大之时,她也一直可以收到货款,尽管周期有被拉长。她告诉记者,曾碧波在去年年底给包括她在内的头部买手开了会,表示没有拿到款的商家是因为存在售假买卖账号等违规行为,并鼓励他们继续留在洋码头。

  然而在一次次提现等待的焦虑煎熬中,顾薇也在坚持了几个月后选择了退出。直播停止后,她就再没收到过提款。

  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的情况确实存在,一部分是因为平台在去年合规整顿中,发现很多经营假货、买卖账户的违规商家,这部分商家的资金是无法结算的;另外,如今进入到资金托管体系,之前的资金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结算。“我们会外部融资,引进其他的资金来交付给卖家平台。”曾碧波表示。

  据悉,洋码头在今年与蚂蚁集团旗下子品牌万里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