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东临沂到广东广州跟随一票快件感受交通物流业变化

  顺丰速运临沂北城营业点快递小哥刘本海,每天平均会送达近200件快递。临报融媒记者 褚菲菲 吴慧 摄

  3月份,快递业日均业务量为2.75亿件;4月10日,受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影响,业务量降至2.42亿件;5月6日,随着一系列物流保通保畅政策出台落地,业务量迅速恢复至3.15亿件……上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512.2亿件,同比增长3.7%,快递服务支撑的网上商品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额的比重超过1/4。

  从部分网点暂停运营、网络受阻、快件积压,到很快实现“V”形反弹,我国快递业展现出强大的韧性。让我们跟随一票快件从山东省临沂市抵达广东省广州市,感受沿途变化,倾听从业者讲述行业复苏故事。

  “孔哥,我回来了。今天,满车!”8月4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揽件员杨桂勇一下车,就给中通快递临沂市兰山区澳龙网点负责人孔钢领汇报当天的揽件成果。尾号7174的快件也在其中,被顺利揽收后来到网点等待分拣、发车。

  “来临沂,逛商城,每店停留1分钟,不吃不喝40多天才能逛完。”林立的商铺、繁忙的物流,44家电商园区、11.79万户电商卖家,让临沂的快递业务量排名闯入全国前20名,在北方城市里仅次于北京、郑州。

  孔钢领网点所在的兰山区,是临沂商城中心区域。这里聚集了87个专业批发市场,能提供27个大类6万多种商品,拥有2000多条物流线路,可以通达全国所有县级以上城市。

  每天早上8时,孔钢领都会准时派出20名揽件员,到重点服务的6个批发市场取件。一天下来,平均能揽收快件7万至8万票,遇上“618”“双11”等高峰期,甚至能达到12万票。这个覆盖范围只有几平方公里的小网点,养活了60多人及其背后的家庭。

  7月6日,兰山区出现疫情,批发市场被迫关停,部分快递小哥只能居家,孔钢领的网点业务陷入停滞。

  “人手最紧的时候,35个快递小哥中,只有7个可以正常上岗。”孔钢领说,批发市场关闭后,揽件基本无法进行。那时,孔钢领满脑子想的都是,除了等待,自己还能干些什么?

  关键时刻,临沂市邮政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带来一个好消息:根据政策,邮政快递企业可申请成为民生物资保障单位,每天固定时段,相关车辆可出区通行。

  孔钢领第一时间进行了申报。“咱干物流的,能帮忙运送民生物资,贡献一份力量是荣幸。而且捎带着,也能去分拨中心取件,满足本地市民的网购需求。”孔钢领说。

  从7月8日到7月21日,网点一直维持着这种特殊的运营模式。这期间,从最开始的每天只能通行一趟车,到每天能通行7趟车次,再到每天12时至14时可自由通行,孔钢领带领着7个快递小哥克服各种困难派送快件,网点未出现大规模积压件。

  同一时间,中通总部也及时伸出援手。一方面,提高了孔钢领所在网点的派费标准,每件上涨0.3元,派费涨幅部分直接发放到快递小哥的个人账户;另一方面,给孔钢领发放了60万元低息贷款,帮他渡过难关。

  “这60万元贷款挺关键的。”孔钢领说,自己的网点出港件多、进港件少,“无法揽件,网点收入锐减,但工资、房租、车贷等开销一样都省不了。有了60万元低息贷款,资金就更能转得开。”

  “疫情防控形势好转了,我们直接进场服务。”7月22日,孔钢领的网点所在区域解除静态管理,所有人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这次,孔钢领决定将服务往前延伸一步,把服务点直接开到商家的仓库去,“这样货源更为分散,即使批发市场再一次关停,我们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