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卷入”直播电商

  3 月 30 日,曾享有 亚洲第一男模 标签的胡兵开启了一场虚拟直播走秀,其抖音直播间中,胡兵在沙漠、美术馆、篮球场等虚拟场景接连出现,完成了 16 套品牌服装的呈现,其个人虚拟形象也在当天正式发布。

  半个多小时的开场秀中,观众不仅能在直播间 随看随买 ,还观看到了购物之外的内容。 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我们的内容创作能力 ,这场走秀制作方银河众星创始人兼 CEO 李沁妍告诉电厂。

  今年二月,MCN 机构银河众星收到了男装品牌红豆的合作邀约。红豆创立 65 年,此前的客群年龄段主要分布在 40 岁左右。老牌国货也有紧跟当下潮流寻找年轻客群的需求,为此开发了年轻化的产品线,扩充 SKU。老牌明星胡兵成为其在品牌直播日活动的首选助推官。

  大家看兵哥走秀看了 30 年,也都习以为常了 ,李沁妍一直在思考, 怎么在保证直播品效销合一的基础上,还能有点新意?

  随着元宇宙、数字人等概念大热,银河众星从去年开始针对虚拟业务发力,这次胡兵的直播项目便是第一个落点。结合胡兵的模特身份,团队想到了虚拟制作和走秀的结合,一场关于 直播间虚拟走秀 的策划被提出。作为此次虚拟直播技术供应商的博采传媒,此前大多服务于电影制作和 TVC 广告拍摄。

  事实上,虚拟时尚一直都是小众先锋领域,柳迪等新媒体艺术家就曾参与设计近两年的上海数字时装周。不过,高成本阻碍了规模化应用,此前虚拟数字技术在秀场中的应用更多还是由财力雄厚的奢侈品牌领头。3 月 27 日,奢侈品市场 UNXD 就曾联合元宇宙平台 Decentraland 举办了世界上最大的虚拟世界时装周,包括伦敦奢侈品百货公司 Selfridges 和 60 多家知名时尚品牌参与其中。

  疫情影响下,文娱市场的转变和内容市场的低迷,使得明星这一群体需要找到新的曝光和商业化渠道,不少人入局直播带货。

  李沁妍认为, 明星们也想知道自己的流量价值到底几何,并且用直播电商来兑现其价值所在。在电视台和综艺节目同样有曝光率和收视率,但那只是对于商家的一个数据,不知道姓甚名谁,品牌只获得了曝光度,很难量化冠名在其中的实际销量转化。但直播间一切都是很直接的。

  明星入局直播电商领域有流量优势,为明星的账号和直播间做增长,成本也远远低于从 0 开始孵化纯素人。同时,MCN 也更看重其广告溢价能力。

  李沁妍告诉电厂,基于胡兵的个人特质,团队将其直播带货运营策略定位为高端、时尚,匹配高净值人群。据李沁妍介绍,胡兵的平均客单价在 1800 元,是抖音大盘平均客单价 60 元的 30 倍。

  凭借出身于湖南广电的背景,银河众星团队有丰富的明星资源,以及内容策划、制作经验。考虑到近几年直播电商市场整体的活动比较趋同,银河众星一直在创新内容形态,策划了多场不同于传统的直播带货。

  2020 年,银河众星为汪涵打造了全网唯一一档只推荐优质国货的直播间 向美好出发 ,为胡兵打造纽约第五大道橱窗风格的 第五空间舱 直播间,还首次在淘宝策划了一场 24 小时不间断直播。

  从一开始布局直播电商,团队就把应用于电视台综艺节目的专业舞美内容设计形式、节目冠名与特约赞助等合作形式搬到了直播间,也是电商直播领域最早一批使用高清摄像机的。

  一些明星在直播带货中找到了新的价值感,同时不少只想着流量变现而不愿投入时间精力的明星也在直播间带货时频频翻车。即使找准了具有流量基础又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