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电商携手多方合力打击盗版图书侵权

  不久前,在东方甄选直播间,《中国哲学史》上架之后就卖断货,销售迅速过万,以至于不得不紧急加印这一场景让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感到震惊。

  “借助于电商平台,《中国哲学史》这种比较小众的图书都能卖到紧急加印,在我看来这算是创造了互联网文化传播的一个奇迹。”刘晓春说,但是另一方面,盗版图书也借助互联网传播的“东风”趁势而起,不容忽视。

  近年来,得益于互联网技术和电商平台,线上图书售卖更为方便快捷,但与此同时,盗版图书也在电商平台上横行,严重挤压正版图书的市场,影响作者创作积极性,阻碍我国的文化发展和创新。而且,盗版图书印制质量差、内容错误多,会对读者获取知识产生困扰,甚至采用有害材料,严重危害读者身心健康。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杜颖认为,图书版权保护需要多方参与、协同共治。平台、政府、权利人、平台内经营者、用户、行业组织等主体都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形成打击盗版图书侵权的合力,维护健康绿色的平台图书市场生态环境,实现多方共赢。

  借助于电商平台,一些受用户欢迎的图书销量暴涨。作家梁晓声在“抖音818发现好物节”中的一场直播,卖出2万多单《人世间》,成为京东图书上半年头号畅销书。

  一些本来“冷门”的书,也在电商平台助力下迎来“新生”。图书达人马兰花在看完《我们与世界》后,认为这本书很适合孩子阅读,便在短视频平台上向网友推荐,让这本之前网上没有太多销量的图书一个月内卖出了近7000册。

  与此同时,泥沙俱下,盗版图书也在电商平台渐成泛滥之势。一些电商平台上的盗版图书,甚至一度挤压了正版图书市场。在近年来多地警方侦破的制售盗版书籍案中,盗版书店铺每年能卖出几十万甚至数百万册书籍,年销售金额达到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

  “商家受到盗版图书贩卖高额利润吸引,心存侥幸,即使被发现后被封号,通常损失也不是很大,这就滋生了盗版图书背后的强大产业链。”刘晓春说,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中,各个环节分工合作、批量操作,运作已经十分成熟专业。

  自2005年起,我国连续17年开展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行动”,取得显著成效,互联网版权环境得到明显改善。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商平台上盗版图书依然存在。

  “电商平台销售图书往往是线上发布信息、线下发货,判断图书是否盗版,主要依靠商品描述、卖家声明和解释等信息,无法事先进行全面有效判断。而且,有时候商家发布的信息只是引流,交易是在其他平台进行,判断链路更长,不确定性更高。”刘晓春说,电商平台盗版图书治理面临判断难、协作难等问题,是这一行业顽疾难以得到根治的重要原因。

  杜颖认为,相比于传统盗版图书售卖,电商平台上销售盗版图书具有交易隐蔽性强,销售范围广、数量多,真假混卖、证据难以确定等问题。

  “即使发现了盗版图书,想要成功维权也并不容易。”杜颖说,对著作权人和出版社而言,电商平台的盗版书商以个体形式大量出现,交易隐蔽性强,维权成本较高,回报却又相对较小,而且即使查封了一家店铺,另一家店铺又会在平台上出现,陷入点对点打击的“地鼠怪圈”。

  在刘晓春看来,对于著作权人、出版商以及消费者等相关利益主体而言,保护正版面临举证难、维权周期长、赔偿低、效率低等问题,让盗版图书有机可乘。加之目前电商平台的图书治理尚未形成各方联动的有效协作机制,在线索提供、信息共享、联合行动、共同惩戒等方面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