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T庭秘密涉传销背后:“微商第一品牌”如何炼成

  (TST官方资料)TST庭秘密2020年蓝卡(左)、 红卡会员奖金制度。

  张庭个人微博和抖音的认证身份仍是“演员”,尽管自2014年起她便没再出演新作品。她现在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微商教母”。几乎每次直播带货前,她都会先在抖音发条短视频热场。

  2021年12月28日上午10时40分,张庭更新了一条短视频。她妆发齐备地出现在镜头前,一手拿着咬了一半的苹果,一手捏着自己的脸,笑着配合音频模板对口型:“听砖家说,会拍抖音的人,要比不会拍抖音的人,脸皮要厚。”

  二十分钟后,张庭开始了连续两场直播,口若悬河地带货近8个小时,直到当晚近7点才结束。据抖音记录,过去一年张庭至少进行了87场直播。在近乎日更的社交平台上,张庭不是在“打拼事业”,就是记录与丈夫林瑞阳及一对儿女的幸福日常,被千万代理奉为“独立女性”的范本。

  反转突然而来。2021年12月28日当晚,一则“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的消息登上热搜。一封来自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查证函显示,张庭夫妇名下的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上海达尔威”)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因上海达尔威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资金,已依法申请法院采取保全措施。

  此后一周,张庭夫妇和他们苦心经营多年的美妆品牌“TST庭秘密”数次登上各大平台热搜榜,这个百亿商业帝国不为人知的秘密正陆续被揭开。

  据媒体报道,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有关工作人员曾表示,该局经查证,判定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其相关行为是从2013年开始,具有跨度时间长、涉及人员多、涉案资金大三个特点。目前案件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对涉案金额和违法所得进行审计,下一步将以审计数据为准,对上海达尔威进行处罚。

  针对案件进展,1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反不正当竞争科科长尤建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案件发生地在裕华区,有多名群众举报。目前仍在调查中。”

  刘玲至今不相信“庭秘密”涉嫌传销。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被查处的消息传出的次日晨8点,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庭秘密产品图片,配文“树大招风”。

  3小时后,刘玲发了第二条朋友圈:“没少遇到过黑粉,我们一直好好的”。为增加可信度,她还表示:“跟着TST风雨走过七年,即将迈入第八年。”而据刘玲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她是2018年下半年才成为TST代理的,至今不超过4年。朋友圈那些言之凿凿的文字,是她从代理群中直接复制粘贴的。

  刘玲想不通,明星老板怎么可能骗人?当初她刚生完二胎,辞职在家带娃,看到张庭在综艺节目上推荐自家产品,被宣传话术吸引,更是被张庭冻龄容颜的活招牌打动。刘玲马上上网搜索“TST”,在网店购买了人生第一套TST护肤品。店主与刘玲同城,都生活在一座二线沿海城市,后来店主成了刘玲“上线”,被称为“公司董事长”。

  来自北方某二线城市的宋思文则是被动加入“组织”的。2016年春节过后,一个在旅行中认识的朋友开始频繁联系宋思文,还要到宋思文的城市看她。见对方很热情,宋思文没有拒绝。结果一见面,对方就开始介绍自己做微商多么赚钱,给宋思文看自己吃喝玩乐的朋友圈,还说,一个1992年生的同行小姑娘,月入20多万,已经买了跑车。

  起初宋思文并没有被这些故事打动,直到这个“朋友”第三次来看她时说“自己4个月赚了2万块”,宋思文心动了。当时她的孩子刚上幼儿园,她则在一家公司做后勤,收入不高,正打算开个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