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試錯、共鳴”特效賦能中國科幻電影騰飛

  第十二屆北京國際電影節于8月13日至8月20日在北京舉行,其中的“北影節科幻論壇”更是中國科幻電影界的一次盛會。

  中國科幻電影里程碑式影片《流浪地球》上映三年多以來,國內涌現出很多優秀的科幻題材影片,影片強大的特效給觀眾帶來了無比震撼的視覺體驗,而科幻電影的拍攝更是離不開電影特效的助力。

  2022年的暑期檔,迎來了國産科幻片的一次爆發,《外太空的莫扎特》《獨行月球》《明日戰記》在一個月之內相繼上映,尤為欣慰的是,這三部科幻電影的特效製作,基本都是由國內的視效團隊完成。

  新京報記者採訪了《獨行月球》導演張吃魚、國內視效公司MOREVFX的視效總監張帆和李帥、《流浪地球》的特效總監丁燕來,以及《明日戰記》的導演吳炫輝,請他們講述這幾年國內視效技術為助力中國科幻電影崛起而做出的各種探索。在他們看來,如果單純從視效技術來看,國內視效技術正在飛速拉近與好萊塢的距離,目前國內視效更多的是欠缺對於各種視效類型的實戰經驗。張帆説,只要導演能隨意發揮想像力,國內視效基本都能幫助實現。丁燕來則表示,科幻電影跟國家的發展,跟社會的發展是緊密聯繫的,這種類型片其實也是一個中國科學技術發展的寫照,更是我們國家實力的一種證明。

  作為國內少數執導過科幻片的導演,被問及有什麼經驗可以分享給想要踏進科幻題材的創作者,張吃魚想了想,告訴新京報記者:“一定要做虛擬拍攝,那是個好東西。”

  虛擬拍攝是近幾年國內視效公司一直都在嘗試的一種拍攝方案,張吃魚是實實在在的受益者。

  2020年2月,演員還沒有就位,張吃魚導演就提前讓視效部門介入到了《獨行月球》項目中。他知道,對於這樣一部體量龐大的科幻片,如果沒有紮實的視效做支撐,不可能實現他的想法。

  衡量一家視效公司在業內的地位,其實就看它生物特效做得好不好。張吃魚導演找到了國內頂級視效公司MOREVFX,《刺殺小説家》中的“赤髮鬼和黑甲”,《外太空的莫扎特》中的“莫扎特”等生物特效都出自該公司之手,它還重度參與了《流浪地球》的視效製作。

  視效團隊接手這個項目之後,為影片制定了虛擬拍攝方案。在虛擬拍攝之前,大部分視效電影前期都是採用動態預覽方式。傳統的預覽方式是導演先出一個分鏡,視效部門在分鏡的基礎上做成動態預覽,導演通過之後,就按照預覽進行實拍。

  《獨行月球》中的視效類型是傳統預覽無法承載的,因為在傳統預覽製作中,電影幕後人員,包括攝影指導、動作指導很少參與進來,這就造成在實際拍攝過程中,攝影指導可能不想這麼拍,或者動作指導覺得這個動作無法完成,之前的預覽就沒法用。但前期如果採用虛擬拍攝的話,介入的幕後工作人員要比傳統預覽方式多,除了上手實操的製作藝術家外,攝影指導、動作指導,甚至機械組、移動組都會參與到虛擬拍攝中,和正式拍攝區別不大,只不過不用打光,不用把演員叫到現場,讓動作演員去吊威亞,儘量去模擬拍攝現場。很多方案都是大家在現場磨合出來的,等於在前期就把整個團隊先磨合了一遍,做了一個演練,在實拍階段就能夠比較準確地執行出來。即便後面的實拍會面臨一些問題,如果要改方案的話,都會有一個預知,在創作層面這是一套更完善的流程。

  在虛擬拍攝之前,視效部門會提前把一些視效戲的內容,跟導演、攝影指導、動作指導、美術指導等人溝通。因為虛擬拍攝的時候還要帶著虛擬環境,環境的尺寸、高度、表演的空間,都需要在虛擬拍攝的時候規劃出來。

  導演張吃魚説,虛擬拍攝這套流程效率很高。電影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