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干货丨手机废片秒变作品集大片?教你8个“魔力”混合媒介技巧!

  原标题:ACG干货丨手机废片秒变作品集大片?教你8个“魔力”混合媒介技巧!

  哪个艺术生不爱记录生活、不爱研究p图软件?相信大家打开自己的手机,内存都摇摇欲坠的要满了。

  但其实你手机里的各种照片,都可以用在作品集提升表现力上。不止申请摄影的学生,每个专业在作品呈现的时候都要用到照片这种媒介,不管是在前期的调研或是后期作品集的展示上。

  以照片绘画闻名的德国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 (Gerhard Richter)用油彩抹在照片和印刷图像上。

  颜料的粗线条分割了构图,呈现出一种现实和想象意味的中间态,原本单调的室内场景和风景变得更有层次感,而观看者的注意力也会被吸引到油彩的触觉表面和纹理涂抹上,会牢牢吸引住考官的注意力。

  美国艺术家Matthew Brandt把打印出来的照片趁着油墨未干的时候浸入水中,把墨水的运行也记录在了图片里。

  他先是在拍摄了美国各地的湖泊,然后再收集水样,把湖泊的照片浸入从这个湖泊带回来的水样中。

  每一张湖的照片用其湖水浸泡,这是一个创意被主题驱动的很好范例,其实能应用的范围不只是在照片里,比如在制作生物面料时,也可以加入和主题有共鸣或有联系的小心思。

  丽莎·科金(Lisa Kokin)拍摄了一些不相关的照片,并将它们拼接在一起,这种连接让观众会假想一种关系或者剧情。

  只是简单的几条线,就能充分调动观看者的想象力,这种方法非常适合用在调研过程中。

  另一种扎洞方式是Amy Friend形式的,她在复古照片上用针戳洞,然后让光透过这些点点。

  附加的光点唤醒了老照片,仿佛逝者获得了生气。“通过对光的再利用”,Amy Friend说,“我使照片的主题复苏,与此同时又推进了一步。”

  Maurizio Anzeri把明亮的刺绣、锐利的线条、引人注目的光线直接穿过面部,呈现出一种弗朗西斯·培根般的混沌和迷茫感。

  不过如果想像Maurizio Anzeri一样把刺绣和照片相结合,大家还是尽量用自己的照片或者用风景图,不然可能会让照片里的对象误认为你和他过不去。

  艺术家约瑟夫·帕拉 (Joseph Parra)剪裁和折叠了三幅完全相同的照片。

  他这部名为 “自己”的作品想展现的是,“我们经常看待自己的破碎、多重和扭曲的方式”,也可以呈现同一件事物,在不同的折叠方式下会呈现三种完全不同的结果。

  再比如这张,把照片打印到皮革上,再把面部裁出9个细条,编成3个麻花辫。照片就成为了一个装置。

  比如在Brest Brest Brest的诙谐摄影里,鸡蛋、史莱姆、泡泡糖、肉片都成了照片中人物的装饰。

  其实照片的重拍摄一直是一个很热的主题,和里希特的“向照片上泼墨”有异曲同工之处。

  再比如在摄影师Rosanna Jones的作品“隐藏”里,他把一条折叠的胶带放在模糊化处理的照片上,然后再扫描数字图像。

  就产生了一种一条胶带漂浮在半空中的错觉,一个有口难言的幽灵般的对象,“隐藏”的感觉就被视觉化了出来。

  在之前创作胶带摄影的摄影师Rosanna Jones也尝试过分层拼贴的方式,制造出一种人脸被镜片切分的电影感,能呈现出悬疑、冷峻的相应主题。

  摄影师Damien Blottière而是把这种方式运用到未来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