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何沉迷“市集旅游”?

  在三四月的城市中,创意市集无疑成为最能代表“春天是合法的、免费的致幻剂”这一特质的产物。途觅TOURMEET小红书发布的三月市集地图中,仅一个月就有8个市集待开,四月则有9个,虽然不少市集因疫情原因延期或取消,但“神仙打架”的局面,已初见雏形,更影响着城市旅游的新格局。

  在年轻人群体当中,市集到底有多火?《2020 商业地产志年度报告》显示,据不完全观察,2020 年全国多个商场空间,举办了超过 1000 场与市集相关的主题活动。仅仅在上海,就出现了近百个市集形态,包含美食、文创、零售以及娱乐等消费品类。

  若我们认真追溯市集的由来,其早在《周易》中就已有记载,“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3000多年前,人们为了生活,自发创造了市集,不过,本土复古再生的市集,在名字前前加上“创意”二字的时间,却要短得多。

  2004年,在一本名为《创意市集》的书籍中,作者详细介绍了伦敦 Spitalfield’s Market 跳蚤市场及在市场摆摊的16 位新锐设计师和艺术家。“创意市集”也就此首次自国外被引入国内。

  当时,创意市集还仅仅是小众范围内的亚文化集合,常常与音乐节、生活节等相伴而生。直到近两年,空间的阻隔让人们对于线下活动和社交有着更深切的渴望,加之经济复苏的需要,市集开始在各个城市中遍地开花。

  如今,去市集“摆地摊”、买文创,已然成为了都市年轻人热衷的全新活动,在小红书上搜索“市集”,就有30万+条笔记。

  市集在野蛮生长的过程中,开始以文艺的、时髦的、新锐的等等各异形象与品牌,逐渐占据城市的各个角落,从城市中心到废旧工厂,从商业中心到潮流街区……城市旅游,正在市集中寻找新的可能。

  在欧洲的许多城市,创意市集正成为城市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攻略书中,占据一席之地。同样的故事,如今也在本土上演。过去一年,不少城市的综合体、旅游区、创意园等目的地,都因市集而迎来一波热烈的客流。

  《2020上海集市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在静安嘉里中心室外广场开设的市集安义夜巷,两个月内的12次活动,共吸引客流近40万人次,其引进的50家左右的商家在市集在期间的销售额超过445万元。

  自该市集开放以来,截至2020年中,静安嘉里中心的客流量增长了35%,商场业绩增长了44%;靠近BFC外滩金融中心的BFC外滩枫径市集开幕仅四天,市集客流量就达到近40万人次,带动BFC商场营业额同比增长了125%,客流量同比增长了189%。

  在北京,创意市集同样为目的地带来了惊人的流量。2020年8月,以“国潮书市”为主题的伍德吃托克市集在北京隆福寺举办,仅仅在3天时间里,超过1万人涌入这片被老北京胡同、正在改造的大楼包围的场地,并带动了周边美术馆、咖啡馆、书店的消费。

  创意市集的巨大影响力,除了包括综合体在内的城市商业地标发现其蕴含的无限生机,能够带来大量游客之外,城市运营者则更为直接,希望借力市集,为城市旅游加一把火。

  2020年,杭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举办了一场名为“杭州奇妙夜”的文旅市集,仅3天时间,就吸引了11.8万人次参观,拉动消费3008万元,成为当年杭州一场现象级展会。2021年,新一届文旅市集·杭州奇妙夜也进一步打造文旅融合,联动甘肃省博物馆、苏州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等12家博物馆,并带来7个城市和地区推出文旅系列产品展销活动,成为疫后杭州文旅的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