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派”里的水墨动画

  清拔消瘦的琴师、灵动清秀的少年、淡妆浓抹的山水。时至今日,《山水情》最后一个镜头中的那个背影,仍留在很多人心中:渔童负琴而立,面对的竟是一片空白,随后一个“完”字印章渐渐显现在右下角,提示我们这曲挽歌的结束,历史借艺术而宣告,琴师已去,山水绝响。

  1988年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山水情》,可以说是中国早期动画辉煌时期的绝唱,中国早期动画的那些将中国古典美学与现代电影技术相融合的艺术尝试与追求,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出现了断层。

  20世纪60年代,中国动画在传统水墨画基础上创造了独特的水墨动画,其独具特色的意象造型、笔墨情趣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成为动画“中国学派”最具代表的艺术特征。水墨动画把中国动画的民族化推向了新的高峰,在国际上获得了极高的声誉,也由此奠定了动画“中国学派”的地位。研制水墨动画的想法早就有之,1958年受“双百方针”的鼓励,阿达(徐景达)、段孝萱就向时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特伟提出,突破普通动画单线平涂的技法,把水墨画的韵味和技法运用到动画创作中去。但水墨动画的研制是一项史无前例的工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经过反复试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终于在1960年创作出了世界上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

  《小蝌蚪找妈妈》的诞生,或多或少还得益于1960年初陈毅副总理在参观中国美术电影展览会后,提出的“把齐白石的画动起来就更好”的想法。该片涉及的场景和角色都是中国传统山水、花鸟画中的常见题材,受齐白石名作《蛙声十里出山泉》《虾》《荷花蜻蜓图》的触发,以中国水墨画技法作为人物造型和环境空间造型的表现手段,运用动画拍摄的特殊处理技术把水墨画形象和构图逐一拍摄下来,大师笔下的蝌蚪、青蛙、虾、蟹等小动物,得以栩栩如生地在银幕上动起来。水墨动画独具一格的艺术表现形式与艺术特色,虚虚实实的意境和轻灵优雅的画面,使动画片的艺术格调有了极大突破。《小蝌蚪找妈妈》更是充分体现了中国水墨画“写意”和“神似”的精髓,体现了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和民族风格,再配以悠扬动听的古琴、琵琶,一问世就震惊了国际动画界。

  此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又于1963年创作完成了《牧笛》,由特伟和钱家骏联合执导。这部短片的灵感源自李可染的名画《牧童与牛》,为此李可染还特地画了14幅水牛和牧童的水墨画供制片组参考。李可染运用简练而饶有趣味的绘画风格,塑造了牧童和水牛的形态,在造型结构、墨色浓淡、笔触运用上都较复杂,传递出独具魅力的笔墨情趣。该片背景设计由长安画派代表画家方济众担任,山水旖丽磅礴,行笔流畅,水墨淋漓,展现了草木葱茏和湿润深秀的景色。作曲吴应炬,也是《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等片的音乐作者,全片笛声则由享有“魔笛”美誉的陆春龄担纲,外加陈传熙指挥的上影乐团,这样一个全明星的制作团队,奠定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动画创作“大厂之势”与“大家之气”的风格。

  《牧笛》以江南水乡为故事发生的背景,以牧童放牛作为线索,表现了牧童在梦境中失牛、寻牛、唤牛的情景。该片没有对白,完全用牧童、水牛的形象和动作来表达他们的细腻情感,并借牧童一路找牛的历程,用豪放的笔墨渲染出崇山峻岭和千尺飞瀑的雄伟气势。片中几乎无处不在赞扬的江南水乡,就如同表达古代文人向往田园生活的田园诗、山水画中描绘的那样秀美灵动。片中更颇具戏剧性地让牧童的笛声,引来天地万物生灵,不仅传达出对传统艺术的赞扬,还巧妙地折射出“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

  这一时期水墨动画的探索源于对动画艺术民族性表达的追求。在当时,水墨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