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部自然类商业纪录片(图)

  如果一切顺利,11集纪录片《森林之歌》将于11月19日在央视1套10∶30开播。历时近4年,从国家林业局的“命题作文”拍成中国第一部自然类商业纪录片,就像一粒种子能长成一棵大树一样,需要运气。

  这对夫妇都是北京广播学院的毕业生,1990年塔里木油田大会战之后,孟晓程奉命去拍摄报道。沙漠里植物少,越走越荒凉,再走就什么都没有了,一觉醒来,却发现远方有些小黑点:“走近了看,是胡杨。当时是春天,树还没发芽,远远一看都像死的。当时就想:怎么这里还有树?”夫妇俩从此有事没事就往胡杨林里跑,并称之为“朝圣”。

  有机会拿着经费去拍胡杨,无疑是好事。2004年夏,孟晓程和其他几位拍过林业宣传片的地方台导演被央视找去听了一周课。讲课的是两个“老外”,迈克·史达明(MichelStedman) 和彼得·海顿(Peter Hyton),他们来自南半球最大的自然类纪录片制作公司——新西兰自然历史公司。因为央视的有关领导也有了新想法:林业局、财政部拨出1000万元人民币,虽然比不得BBC拍摄《地球脉动》的1700万英镑,但对于中国的纪录片来说已是一大笔钱,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拍一直想拍却拍不起的商业类自然纪录片?

  一直在央视倡导商业纪录片的资深制片人陈晓卿被邀请加入。他请来了新西兰自然历史公司:“他们财力不是最雄厚的,但获奖特别多。”

  相较设备,新西兰来的老外更强调脚本:你是用猴子讲一个哈姆雷特的故事,还是用老虎讲一个李尔王的故事?比起花多少钱,老外更强调的是怎么花钱:每天都要跟制片经理沟通,是否超支;必须定期跟总导演一起看素材带,检讨拍摄进展。

  下面的导演们直嘀咕:老外太幼稚了,猴子怎么可能如你的意,演一出莎士比亚?再听说这个拍摄将进行一到两年,导演们更坐不住了。一周下来,7个参加培训的导演只剩下一个,就是孟晓程。“试试看吧。”孟晓程平淡地说,心里的主意却是坚定的。1998年,他曾和李晓冬拿出6万元积蓄,想做一个关于胡杨以及生活在胡杨树边的新疆人的纪录片。带着朋友免费借用的拍摄设备,两人在沙漠里住了10个月,钱花完了,跟老乡培养出了感情,片子却未见形状。“老外”的课让这对夫妇听出了门道。

  陈晓卿的剧组重新招兵买马,组建了8个导演、6个摄像的团队,每个导演负责一片原始森林林区:秦岭保护区、长白山红松针叶林、新疆胡杨林、藏东南高山林地、海南热带雨林、云贵高原山地森林、武夷山竹林、海上红树林。大漠胡杨林非李晓冬夫妇莫属。

  开工第一件事是写脚本。总导演陈晓卿念念不忘老外的口头禅:“一定要讲故事。”秦岭组从众多保护动物里挑选出一群金丝猴做主角。剧组从长期从事金丝猴观测研究的动物学家李保国处得到“线报”:这群猴子正面临王位更迭,老猴王的“小妾”还怀了身孕,好戏即将上演:打斗、亲情、爱情兼具,一出好莱坞大片。

  李晓冬导演、孟晓程摄像的一组就没这么幸运了。《森林之歌》开拍前,李晓冬夫妇一直在观察一家黑鹳。但2005年春天,载着游客的小火车从树前轰隆隆开过,再去时,只见到一座空巢。

  李晓冬只得将故事主角锁定在胡杨,至少它不会被吓跑。“一般我们把树当植物说,老外将它作为生命个体,一分钟要有一个小段子。”外教的教诲让李晓冬绞尽脑汁:胡杨树的生活环境有两种,一是绿洲边缘,一是沙漠。一棵树只能代表一个环境,怎么才能展现全貌?李晓冬灵机一动:在绿洲上选一棵胡杨,在沙漠里选一棵胡杨,讲他们的爱情故事!

  得到的是当头棒喝:“伪科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