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厚重历史、美丽风光还有火热的后备厢文化市集——五马渡:古时“化龙丽地”升腾青春潮流“

  长江之畔,幕府山下,五马渡曾是“金陵四十八景”中的“化龙丽地”。如今,厚重历史积淀和美丽风光之外,这里更是升腾着“烟火气”——火热的南京后备厢文化市集,就是从此处起源并壮大的。

  作为长江沿岸历史悠久的大型港口城市,南京有着极为丰富的长江文化旅游资源。在五马渡,可以听历史故事、打卡后备厢文化市集、行走最美江岸线……将历史文化与休闲娱乐融为一体。

  五马渡位于南京幕燕滨江风貌区的幕府山北麓江边。五马渡广场上,矗立着一组雕塑,最前面的是一条高达十几米的巨龙,正腾空而起,四匹骏马似铁蹄飞驰,紧随其后,四蹄翻腾,姿态各异。这里就是“金陵四十八景”中的“化龙丽地”,其出处源于《晋书·元帝纪》“五马浮渡江、一马化为龙”。

  据江南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赵翌介绍,西晋末年,“八王之乱”“北方少数民族内迁”相继发生,中原陷入无休止的战乱,大批北方人迁移到江南。公元307年,琅琊王司马睿、西阳王司马羕、南顿王司马宗、汝南王司马佑、彭城王司马纮等五位王室成员听王导的建议,南渡长江,在今南京五马渡靠岸,来到了建康城,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五马渡江”。著名历史学家朱偰的《金陵古迹图考》中写道:“三山驻军,终鼎足割据之形势,五马渡江,开南朝偏安之局面。”

  公元317年,司马睿在晋朝宗室与南北大族拥戴下,在南京即位为晋王,第二年正式即位,史称晋元帝,东晋的历史正式拉开帷幕。“长江是城市西部和北部的边界。古代长江水面宽阔,波涛汹涌,也是抵御北方入侵的天然屏障。这也就成为历朝历代选址建都的最基本原因。”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姚亦锋说。

  司马睿即位后,当时就有童谣唱道:“五马游渡江,一马化为龙。”暗含的意思就是五个王同时渡江,最后建立了新的王朝的那位就是“真龙天子”。当然,实际上南渡的晋朝宗室远不止这五个王,这五人只是其中的代表而已。

  “五马渡江”影响深远。赵翌介绍,中国历史上有三次战乱引发的大规模人口南迁现象,排在第一个的就是西晋末司马睿渡江,定都建康,建立东晋,此外还有唐代“安史之乱”和宋高宗渡江在杭州建立南宋。五马渡江不仅仅是个著名历史典故,对中华民族的融合和最终成型有着重要的意义。“司马睿渡江带动了历史上第一次的衣冠南渡,中原文明的中心第一次转向南方。”赵翌说。当时,北方士族纷纷南迁南京,最有影响的就是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王导更是权倾朝野,所以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随着东晋、南朝宋齐梁陈的历史演进,独有的六朝文化得以形成。

  “五马渡江”作为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后人对此更是津津乐道,明清时期逐步形成的“金陵四十八景”中,有一景叫做“化龙丽地”,说的就是五马渡江的所在地。不少诗人对此话题也是反复吟咏,李白、韩愈、王安石等大诗人都有相关的诗作。比如李白的《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开头就写道:“双鹅飞洛阳,五马渡江徼。何意上东门,胡雏更长啸。”王安石的《答张奉议》也是以“五马渡江”起笔:“五马渡江开国处,一牛吼地作庵人。”

  2009年,作为“新金陵四十八景”之一“幕燕长风”的幕燕滨江风光带的一部分,五马渡广场正式建成。这里集南京自然风貌、历史人文景观、大江风韵,融亲水观江、健身休闲旅游为一体,靠近长江的地方设计了几匹气势不凡的十余米高铜奔马,用以纪念一千多年前改变了中国历史的那次渡江。

  五马渡广场的建成,不但恢复再现了金陵四十八景中“化龙丽地”的历史典故,传承了幕燕地区的历史文脉,而且提升了幕燕滨江风貌区作为南京市主城重要结构性绿地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