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牟利难止图片交易市场急求变革

  有的图片公司专门通过维权诉讼获取商业利益,有的画手面对自己的作品被侵权却不知如何维护,也有图片使用者不知从何获得授权……

  针对这些图片市场的乱象,7月7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探究图片版权争议成因,共促纠纷源头治理,并发布了规范图片版权市场的倡议书。

  据悉,北京互联网法院自2018年9月9日成立以来,集中审理北京市辖区内涉网著作权案件。其中,图片类著作权案件占比最大。自2018年9月9日建院至2020年6月30日,北京互联网法院院共受理案件64473件,其中著作权案件49855件,占比77%,涉图片类著作权案件在所有著作权案件中的占比超过一半以上。

  2019年3月,一家运营自媒体的公司接到法院传票,被诉该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中使用的三张图片,侵犯了北京一家公司的摄影作品著作权,诉请赔偿金及为维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1万元。

  而被告公司声称只是在3年前的一个非盈利公众号上用过这三张图片,且该公众号仅运行半年已经关停,点击率只有100多次。类似的“维权”并不罕见。将首张黑洞照片打上“版权所有”标签的视觉中国,也曾多次成为舆论焦点。例如它曾将海宁一家医院告上法庭,索赔4.2万元,因后者在官方微信中使用的10张图片为“视觉中国”版权所有。

  有媒体报道,为这家上市公司贡献了80%营收的“视觉内容与服务”业务,正是众多企业所质疑的“钓鱼维权”部分。

  北京互联网法院在此次调研中,就相关问题对图片权利人和使用人进行了问卷调查,针对审判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和争议产生的原因进行了深度分析。

  调研发现,排名前十位的原告主要集中于国内图片公司和个别个人权利人,排名前五位的图片公司的案件数量占全部图片类案件的43%。原告主张的权利和诉讼请求、证据组合方式等在不同案件中呈现出高度一致性。

  “我们在案件审理中发现,部分图片权利人将维权诉讼作为经营方式之一,通过诉讼获取商业利益、促进版权交易的目的较为明显。”北京互联网法院副院长姜颖介绍,大量案件中,原告采用统一格式的起诉状和证据组合方式,有明确的诉讼策略和目的。例如,针对同一被告,多数原告往往仅就一幅图片提起诉讼。在进入诉讼调解程序时,原告又请求将其他未提起诉讼的所有图片一并打包调解,或者促使被告与其签约购买相关图片库产品,试图利用司法力量同时达成解决其版权争议及促成版权交易的目的。

  个别图片公司或者律师甚至专门从事图片维权诉讼,主动锁定图片权利人,利用专业软件检索到侵权行为后再向图片权利人寻求授权,以提起诉讼的方式获取不正当商业利益。

  不过,从图片使用人来说,版权意识淡薄也是相关案件多发的主要原因之一。通过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案件梳理显示,多数案件系图片使用人版权保护意识淡薄、法律知识欠缺导致。问卷调查结果显示,31%的使用人直接通过搜索引擎获得相关图片,而未寻求权利人授权。

  从事新媒体编辑工作的郑好告诉记者:“在编辑过程中肯定需要图,为了避免版权争议,一般我们用图都会通过专门的图库,企业是买过包年商用的。但是不排除很多相对不专业的自媒体编辑,用图的时候直接搜索了。这样其实就很容易侵权了。”

  不过,在实践中,图片使用人事先获得授权也存在诸多困难。一是图片使用人无法知晓图片的权利人,缺少获得授权的渠道。此外,获得授权许可的时间成本较高,无法及时满足使用需求。部分权利人要价过高,也导致双方无法达成一致。

  此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