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进化论——从市集到城市共同体

  《大教堂与集市》是最早研究开源的核心著作,对早期的开源文化背景、开源开发模式、开源方法论、开源经济学、开源战略一一进行了深入的剖析。该书有个副标题,印在了封面但并没有翻译出来,是“musings on Linux and open source by an accidental revolutionary”(对Linux和开源革命的沉思),更像是它的主题。

  作为一篇博士论文,“大教堂与集市”核心分析了操作系统内核这么复杂的技术,一群黑客没有搞定结果怎么就让一位大学生搞定了。大教堂其实并不是专指闭源软件,而是指所有像建造教堂一样,需要一群与世隔绝的奇才细心工作,在成功之前没有 beta 版的发布,其中就包括了GNU内核Hurd和Emacs等开源软件。

  作者埃里克.雷曼认为黑客精英们自顶向下,采用传统的开发模式,致力于系统的稳定性和可靠性,但是解决一个问题往往可能会出现更多的问题。Linus自身不算是精英,也没有组织精英团队的能力,采用物竞天择的机制,松散的乌合之众竟然搞定了,并且作者在自身的项目中验证下,也是行之有效的。当然作者对开源的影响和贡献不仅于此,还包括Mozilla的开源与开源软件的成功。

  随着IT产业的发展,开源技术不断的在迭代,商业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因素反过来也在影响着开源的进化,从而促使越来越多的企业拥抱开源,走向开源。

  过去十年云计算改变了IT产业分工协作模式,也行之有效地推动了新技术在数据中心的落地与实践。开源将供应商从专有封闭心态转变为开源、协作,创造出一种更大规模的、全球化的协作模式,从而改变了IT产业生态与创新方式。开源技术已经是未来IT基础架构创新发展的核心驱动力之一,未来基于开放标准的云基础设施占比将持续增加,IT产业的生态与创新方式正在因开放而转变。

  开源也因此进入新的发展阶段,OpenStack基金会的成功不仅限于让开源技术更加普及,影响更加深远的是,它所提倡的四个开放的理念把开源提高到了四个维度,除了开放源代码,还有开放的设计、开放的研发过程、开放的生态,并且这些理念也在实践中持续不断的在深化。

  开源市集开始有了城邦的雏形,围绕着开源的技术迭代、商业创新、产业升级,还有社会价值也将进一步的进化。

  《大教堂与集市》里提到过网景开源的案例,当时的浏览器市场已经被微软垄断,但垄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垄断着我们的是糟糕的产品。也就在上个月,IE浏览器正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让我们欣慰的是谷歌开源的Chrome浏览器成为了业界主流,但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埃里克.雷曼指导下开源的Mozilla浏览器并未成为最后的王者?

  回到国内,随着去年开源写进十四五规划,开源俨然成为了一个时尚名词,各路大神纷纷跳到舞台上开始狂欢。开源治理,国际社区,商业化更是热点,我们的初心是什么?

  为什么优秀的开源项目,例如Linux、Andorid等项目可以在长时间里实现累进式的增长?

  回归本质,如何定义创新、如何来鉴定创新的方式,也许才是我们首要思考的问题,尤其是作为一个创业者如何理解创新决定着你怎么去创新。

  8月19-20日,我将受邀出席K+全球软件研发行业创新峰会,并担任开源生态专题出品人,邀请了几个扎根本土的开源团队,分享他们对于开源创新的理解,共同探讨如何发挥中国式创新思维,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创新模式。同时我也会带来《开源的进化与创新—开源即服务》的开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