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新媒体不是谣言集散地

  应当加大对谣言打击的力度,用法律和规则来治理互联网上的谣言,净化网络空间的环境。同时,也不应一棒子否定新媒体在推动信息公开、化解社会危机、促进阶层互动中的作用。

  这几天,微博上的刑事案件看起来似乎格外多,“孕妇胎儿丢失”、“黑车带走男孩”,虽然这些案件都被证实是谣言,但给社会造成的恐慌和余悸一时难以消除。有媒体总结“儿童+失踪死亡+器官被盗”已经成为网络谣言的样板,成为吸引社会眼球的网络内容。

  上周,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3)》指出,网络谎言的传播是2012年中国社会分外值得关注的社会现象。在去年100件微博热点案例中,出现谎言的比例超过1/3。有谣言处必有新媒体,因此,有人也将当下的社会谣言打上了新媒体的烙印。

  当下的媒体环境中,很多谣言的传播的确离不开网络的推波助澜。新媒体的出现,改变了信息传播的途径,重构了信息传播的结构,信息的生产和传播不再是单向的,而是在由数据织成的网络上,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每个人都可以向这张传播的网络推送数据和信息。在这张网上,评价信息价值的标准往往是个人对信息的好恶和判断。这就大大增加了谣言传播的风险和几率。试想处在一个糖果屋的孩子,最想要的永远是最大的和色彩最艳丽的糖果,而不会在意这些糖果是否变质或有毒。

  新媒体的出现,不过是最近十几年的事,真正在舆论场中发挥作用也不过几年的时间。在这期间,社会的谣言增加了吗?这要具体分析,从前很少谈及的问题,现在开始谈了;过去不必解释的东西,现在有人找原因了;以往关注不到的话题,现在成为焦点了;不可否认的是,也的确有人利用互联网制造谣言,干扰社会秩序。

  然而,往更深处看,“风起于青萍之末”,任何谣言都有它的社会依托和背景,“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不是有网络处即有流言,而是有阴暗处即有流言。信息公开不及时,沟通渠道不通畅,管理制度不规范,是网络谣言滋生泛滥的重要原因。

  《诗经·小雅》中有句诗,“如何昊天,辟言不信”,意思是说在流言满天飞的时候,任何合乎法度情理的解释都不会有人相信了。2000多年前,古人就在感慨辟谣之路的不易,而今天这条路走起来似乎更加艰辛。

  在古代,辟谣也称辟邪,因为谣言如同邪说,是一种不良风气。谣言泛滥,新媒体难辞其咎,但就像那些无意间转发“小孩走失”、“官员腐败”帖子的网友一样,他们大部分人转发的原因是善意的,是谣言的受害者。我们要加大对谣言整治的力度,用法律和规则来打击互联网上的谣言,净化网络空间的环境。同时,也不应一棒子否定新媒体在推动信息公开、化解社会危机、促进阶层互动中的作用。

  而对广大的新媒体用户来说,应该像鸟儿爱护羽毛一样爱护自己的新媒体账号和声誉。在一个快速转型发展的社会,新媒体能正常发挥作用是全社会的幸事,这样一个有益于进步的工具,不应该被谣言和娱乐损伤得遍体鳞伤。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