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组织者:315晚会给我们做广告了

  花了三四十分钟的时间,通过刷单,贾凯挣到了三块钱,他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在良莠不齐的刷单江湖里,与两天分别被骗九万和两千五的刘亮和张敏相比,或许贾凯还应该感到幸运。他们是刷手,中国庞大的刷单链条中微小的一环。每分钟数以万计的刷单任务在YY 、QQ、IS、微信上同时发出,不同形式的刷单平台还在疯狂生长。在每天由电子商务平台成千上万的交易量构造起的一个个“商业帝国”里,他们是“帝国大厦”的基石,也是亦真亦假光鲜数字背后的“缔造者”。

  在刷单时,要定期清理浏览记录,和淘宝后台反刷单的监测系统“斗智斗勇”,也要模拟正常购物流程货比三家,使用内部的暗语系统。他们甚至带动了中国空包物流公司的畸形发展。

  贾凯说,“我是这个利益链条中被剥削的人。”在贾凯们之上,是这个组织里不断拉新人进入的外宣们。他们拉一个人进来的收入是刷手们刷一单的30倍。

  央视315晚会揭开了这个行业隐秘的一角,却被外宣们拿来做刷单赚钱的宣传噱头,认为晚会是给自己做广告。

  北京市同诺律师事务所主任郭香龙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不管是替别人刷单还是自己刷单,在法律上都是一种诈骗行为。有媒体报道指出,“整个电商行业包括卖家都需要从根本上意识到刷单之祸不根除,终将反噬以评价为信任基础的线上交易体系。”

  刘亮通过刷单在两天之内把自己当兵12年的积蓄以及能借到的亲戚朋友的钱都花光了。他想不到,自己24小时之内的决定,改变了一家包括自己的生活轨迹。

  去年12月份退伍之后,赋闲在家的刘亮一直想自己开淘宝店。一天,一个叫苏雨晴的客服通过QQ联系到刘亮,想让他做他们公司刷单的兼职。“我那会儿想创业,想认识更多的朋友,然后我就加了。正好刚出来,也没什么事做,虽然我不太懂刷信誉是什么,就想有钱就做呗。”

  客服苏雨晴给刘亮发过来一个乐高商城的链接。第一单,刘亮用自己的钱在乐高商城买了300元的衣服。十分钟不到,对方给刘亮的支付宝返回了315元。刘亮刚开始悬着的心一点点踏实起来,按照他们的要求接着往下做。

  第二次,他们让刘亮买600元的商品。买完之后,客服告诉刘亮,必须要把下面的两个任务都完成,才能把前面的钱拿回来。

  刘亮只好接着做下面的两个任务。第二单任务,十件衣服9400元。第三单任务,12000元。做满三单任务之后,刘亮开始向客服苏雨晴要钱。

  苏雨晴告诉刘亮,三大单下面还有三小单任务。刘亮开始怀疑,问客服他们是不是骗子。客服不慌不忙地给刘亮发来他们公司的名称,让刘亮去工商局查。刘亮一查,还真的在工商局查到了他们公司的注册信息。于是,他开始接着做任务,银行卡里钱越来越少的刘亮想着做完下面的三小单就收手。

  让刘亮想不到的是,已经投的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在三小单任务里,第一单是10000多元,第二单也是10000多。从下午一点到晚上十点,早早花光银行卡里余额的他为了拿回已经投进去的钱,不得不四处借钱。在这期间,客服苏雨晴不停地催刘亮,“晚十点开始,厂家那边账号就冻结了。要再交钱才能把冻结的钱冲开,把前面的钱激活还给你。”

  一心只想把前面的钱拿回来的刘亮又给对方打过去24000元。晚上12点之前,客服给刘亮发过来一个激活到50%的进度条,告诉他账户没有解冻,还得继续交钱。

  “当时我也懵了,已经投进去了这么多钱,没有办法了,她说能冲开,第二天,我就又去借了两万四。”结果交完之后,99%的进度让刘亮彻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