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周庄|盛夏在周庄遇见江南遇见水(图)

  水色夏日总含绿,一枝香瓣吐诗意,思乡意随着夏日的气息越发浓郁,无数次的期盼,无数次的祝愿。

  凌霄花开的时候,柔条纤蔓上,鲜艳俏丽缀满黛瓦,引入碧霄。许是雨时,水添色,眼波横,映入盛夏……

  诗人汪国真说:“江南雨里,有一把圆圆的纸伞,江南雨外,有一个圆圆的思绪,江南雨有情,绵绵的使江南人不想离别,江南雨有意,密密地使外乡人不愿归去。”

  水色夏日总含绿,一枝香瓣吐诗意,思乡意随着夏日的气息越发浓郁,无数次的期盼,无数次的祝愿。

  拐进街角的煮葉里,点一杯黑醋栗金香。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质朴婉约的原木装饰,独得这江南水乡的安静,闲坐、聊天、发呆、看书……

  坐着手摇船,“吱呀吱呀”摇橹声声,过一桥换一景,景随人动,便是水乡独有的风景。

  智慧的江南人,凭借水的灵性,创造着文化。水染蓝印花布,小船挂顶棚,伴着摇橹漾起水声,交织成了夏日周庄清凉的旋律。

  一条古镇水巷游,从富安桥、双桥、太平桥下穿过,沿着古镇经典水巷一路摇到西湾渔村,粉墙黛瓦的水乡画卷次第展开。明媚鲜活的水乡生活清波里摇晃,那清风扑面的怡然,晃着那独一份的江南式浪漫。

  另外一条万三水上财道游,从古戏台旁的码头出发,踏上流转着动人波光的“财运之路”。

  水乡的夏天很容易体会到,舟行时水汽蒸腾扑在脸孔的细小分子正欢,夏风阵阵,藕臂清凉几分,去见周庄财神爷。

  船厢里的茶点给80分钟的路程更添几分闲趣,茶香袅袅,杯中茉莉花舒展;茶汤清透,清凉得狠了纳着欢喜的敞亮。

  也许江南不是一个地方,而是梦的代名词。“小桥、流水、人家”涵容客思愁旅抑或闲情逸志、沉浮荣辱抑或进退悲欢。一切的一切,在这里慢慢变得真实而平淡,宁静而惬意。

  留存完好的明清建筑,依水而立,湖水潺缓,流过门前、穿过亭院,错落有致。隐于烟雨朦胧的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