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位设计师面对100个一分钟片段电影《回南天》的张海报

  墙壁湿漉漉,地板滑溜溜,体感黏糊糊……这是普通人印象中的回南天。当一部同名电影遇上设计师,光影变幻和奇思妙想碰撞之下,会迸发出哪些不一样的火花,令人期待。

  关于“回南天”你会有怎样的记忆?又或者如果是你,又会怎样来呈现属于你的“回南天”呢?

  近日,曾在海内外斩获多项大奖的电影《回南天》全国上映。上映之前,电影主办方带来了一份惊喜——“1/100《回南天》群体海报创作”云展览活动。

  这是一场足以刷新认知的“越域”事件。电影100分钟的剧情,平均切分为100份,100名设计师每人收到独有的1分钟片段盲盒,每位设计师仅从这1分钟视频出发,进行他们独有的创作。

  目前,“1/100《回南天》群体海报创作”云展览正在“小红书”App上展出。该展览有望于今年12月落地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

  为何电影《回南天》要做一次这么大动静的海报设计展?这要从导演高鸣的个人经历讲起。在成为一位新手导演之前,他是一名平面设计师,深圳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LOGO就出自他手。高鸣希望能通过这场活动,把自己两个身份连接起来:“我就想到,有没有可能发动100位设计师朋友来做100张海报。”

  想法确定下来后,高鸣第一时间找到好友杜峰松担任策展人。杜峰松是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SGDA)顾问,也是贾樟柯导演的“御用”设计师。

  为什么要请100个设计师?每位设计师都有自己的风格和个性,分布在不同的城市,如何协调沟通,是个难题。后来,杜峰松灵机一动,问高鸣这部108分钟的电影扣除片尾字幕,100分钟能否构成完整剧情?

  于是,这个创意诞生了——将《回南天》分割成100个1分钟片段,这样每一位设计师被要求针对这1分钟进行独立设计,不需要比较,每个人都是这1分钟的主人。虽然他们不知道全片的样子,但当他们的作品放在一起,就共同组成了一部平面设计版的《回南天》。

  很多设计师听到这个活动第一反应是:好玩。虽然这100位设计师大多是高鸣和杜峰松的朋友,但大家参与其中更多的是因为对活动感兴趣,甚至感到兴奋。

  电影《回南天》以普通人的青春情感为切口,在南方特有气候的垫衬之下,展现了人们情感的交织与错位。“我们那么努力,还是没能在一起”是100份“1/100《回南天》群体海报”创作的主题句,讲述的是年轻情侣的故事,选择设计师时,杜峰松首先考虑的是和剧情关联度比较高的年轻设计师,最终形成了这份百人名单。

  “回南天”的百位设计师中,有10人为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成员,90%的设计师为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SGDA)会员。AGI是全世界平面设计组织中最有影响力的组织,全世界成员人数仅为几百人,加入其中成为很多平面设计师的梦想。SGDA是目前中国大陆最专业、最有影响力的平面设计组织,海报展也是深圳平面设计力量的集体亮相。

  “这是艺术家而不是设计师的思维和工作方式:创作者‘被迫’尽可能摈弃‘理性’、激发‘感性’;不用考虑市场,直管抒发情感乃至想象。”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SGDA)主席张昊也成为其中的1/100。

  1分钟能带来什么创作?每个作品所展示的不仅是创作者对电影镜头的捕捉和理解。

  在张昊的片段里,后视镜一直处于画面中上方,这成了他海报的重要意象——灰蒙蒙的海报上,一个小小的后视镜居中,带来一抹明媚。张昊为这幅作品配的设计说明是王国维的诗——“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