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剧里沉默古装剧高调美术设计如何因材施教?

  但事实上,追求写实的现实题材对于美术也有着较高的依赖,尤其是大投资体量的头部内容,从故事、人物,到制作品相,都有着较高的自我要求,任何一个环节的丢分,都有可能成为剧集的槽点。

  以写实著称的现实题材里,高级的美术设计往往能与故事氛围高度融合,给观众带来极强的现实感,这种熟悉而舒适的观感甚至会让观众忽略掉美术环节的重要性。反而在一些缺乏烟火气的“样板间”式设计里,或者真实有余但美感欠缺的作品里,才能让观众忽然意识到现实题材里美术的价值。

  刚刚收官的《小欢喜》,是一出全景式展现“高考众生相”的现实大剧,既有“虎妈猫爸”、也有单亲家庭、还有父母长期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人物各具张力,共同谱写了描摹都市家庭教育“浮世绘”。

  仔细来看这部剧的场景设置细节我们发现,这部剧的美术设计无一不与人物性格勾连,在渲染家庭氛围时起到不少作用。比如,陶虹饰演的单亲妈妈宋倩,对待女儿较为严格,她的性格里很有强的控制欲,所以家居风格规划感和个人风格较为鲜明。还有女儿乔英子房间的百叶窗,是最受网友议论的细节,从外面掌控房间里的一举一动,这个设计直观展现出这对母女之间的关系。

  而方圆和季胜利两家都是新搬来的租户,在保留原住户装修的基础上,他们的房间也有不同的风格,比如季胜利家的古典家具,一股浓浓的老干部风;还有方圆家的花鸟鱼虫,生活气息十足,将方圆的佛系性格相得益彰。

  这些家居设计,看似平平淡淡,却在细节处颇为考究,从沙发摆件、到犄角旮旯的报纸塑料袋,从冰箱贴的贴法,到床单的叠法,全都在无限贴近生活的同时,让观众品出了人物鲜活的性格和生活方式。这样真实感的场景氛围,不光能让观众产生过代入感,对于演员进入规定情境,进入人物状态也大有助益。

  对于一部优质的现实题材来说,真实感的营造让剧集有了及格的品相,但如果幕后主创们能在贴近生活、刻画现实的基础上,让场景设计兼具美感与艺术性,那么美术这一环节无疑可以成为剧集的亮点,这一点也是当前现代剧视觉创作的难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