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摄影棚“所拍即所得”效果惊艳众人

  位于上海科技影都·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内东1影棚LED虚拟屏搭建完毕,投入试运营,这是目前全国乃至全球最领先的数字虚拟摄影棚。2月22日至2月28日LED虚拟摄影棚对外展示期间,络绎不绝的参观人群都为影棚能实现“所拍即所得”的拍摄效果所惊艳,这里还可以为剧组节省高达95%的场景搭建成本。

  小小一块屏,给创意人才带来无限想象。好莱坞知名视效总监雅克·斯卓威斯来影棚参观后说:“我迫不及待想要去实验了。”在项目负责人眼中,LED虚拟摄影棚不仅将为上海影视产业带来巨大变革,背后也有对未来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影视剧“骗术”升级。目前数字场景库约200个虚拟场景供选择,璀璨星空、万家灯火都可在影棚实现

  “只要你觉得它是真的就可以了。”华策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运营公司总经理郗岳说。他向记者演示了LED虚拟影棚搭建完成后拍摄的首个视频:一名手持机关枪、身穿黑色制服的搜救队员走入一个山洞,洞外的粗粝山石反射着刺眼的阳光,碧绿的灌木枝条随风轻摇,他俯下身子,捡起地面的砂石细细查看。随着镜头缓缓推移,他逐渐探寻到山洞尽头,外面是一个巨大的轮船废墟现场,似乎有人类生存的痕迹……

  哪些场景是真实搭景,哪些只存在于虚拟世界?记者在摄影棚,靠近屏幕仔细观察,才确信只有前景部分——演员脚踩、触摸过的砂石是真实存在的。这不得不令人感叹影视剧“骗术”升级。整个场景搭建只用了两天,按照传统搭景速度,做这样庞大、逼线天。

  前不久,小成本网剧《开端》成了开年首个爆款剧。在公交车上不断循环的情节,同样不是实景拍摄,是将公交车置身于360度LED显示屏中间,循环播放提前拍好的城市高清影像。这段幕后花絮放出后,网友纷纷称“太逼真了”。

  相比《开端》,LED虚拟制片技术更进一步。比如演示期间使用的山洞场景不是静态的照片或视频,而是一个虚拟小世界。演员可以像玩游戏一样走进山洞,随着步伐推移,身后的场景、光线也在发生变化,昼夜晨昏、一年四季的光线变化都可通过简单调试完成。若要从山洞中转场进入雪山或树林,也只要10分钟切换。

  现场实拍时,监视器里的画面堪称“所拍即所得”,后期简单调色就可达到成片要求。LED屏技术支持、却月数字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陈东城介绍,项目前期会根据剧本先做数字场景,拍摄时会有定位器追踪摄像机位置信息,让虚拟场景跟随摄像机移动而发生变化,并产生一定的透视关系,让视觉效果更线年好莱坞拍摄《星球大战》衍生剧《曼达洛人》时,就是全部使用虚拟影棚技术拍摄。目前,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LED虚拟影棚试运营的屏幕面积为110平方米,根据项目方需求,最高可拓展至2000平方米,可以360度将整个棚填满。

  演示片段已提前拍好,但这些天陆续有人来参观。每到这时,视频里的“男一号”、演员高泽群就要上去演示一遍,平均一天要拍五六条。他还记得第一次进LED虚拟影棚时的惊讶。“来之前以为屏幕里是一张图片,没想到里面东西都会动,草也会随风摇晃,很逼真,还有纵深感。”在学校读书时,他体验过绿幕拍摄。一头巨兽突然冲出,吓到周围探险队员——如果要面对空气凭想象“张牙舞爪”,难免尴尬。只要有一个人记错巨兽出现的位置和声音来源,导致头回错方向,大家就要重拍。

  “LED虚拟影棚给演员带来的刺激感远强于绿幕,类似于实景。走戏时也能明白导演要求,做出相应的反应。”在剧情里,高泽群要表现进入未知环境时的不确定性和惊恐感,有了逼真场景的依托,他演起来得心应手。陈东城介绍,实时渲染比后期抠绿成本要低,而且场景在抠绿时是不确定的,可能和导演、制片想象的画面有很大不同,沟通成本很大。单从“所拍即所得”这点,虚拟影棚成本已经和传统绿幕拍摄拉开很大距离。从剧本阶段,技术人员就在和导演、制片商讨需求,提前做场景呈现,拍摄时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也可以进行可控的调配,这是现实置景无法实现的。

  在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列举的LED虚拟影棚的成本优势中,节约95%场景搭建成本、削减75%交通费用、减少90%群众演员预算等都颇具吸引力。目前,数字场景库约有200个虚拟场景可供选择,璀璨星空、万家灯火都可方便地在影棚中实现。“传统一天拍两三场戏,还要看天吃饭。每个转场都意味着人员奔波、交通成本、疫情风险等不可控因素。在虚拟影棚一天可以拍十几场,而且100%不受外界干扰。这样的效率已被一些项目证实。”陈东城说。

  通过全产业链优势,把其他地方不具备的高科技、后期制作集聚起来,综合成本更低,这是上海的优势

  前几天,一位正在拍摄抗美援朝题材影视作品的导演来参观,看到LED屏,立刻进入创作状态,像在招呼自家剧组一样对高泽群喊:“来,小高上去,换个背景,我们来拍一段。”说着,真的请他的“男一号”趴在地面上,和高泽群现场对戏。这一幕让坐在技术台后面的陈东城忍俊不禁。“立马能看到想看的画面,是最能打动导演的。”

  开放展示期间,常有媒体来了解各种技术问题,比如,屏幕是否支持120帧、能否拍摄8K电影等。“屏本身是8K的,理论上可支持120帧,但要看后台设备的运算能力。”陈东城很能理解“全球技术领先”的新闻点,但这几天,每天都有10到20组客户参观,大家普遍关注的并不是技术是否最先进,而是能否符合他们的实际需求,最重要的是成本可控。

  “很多制片人明确表示,如果只是技术新,没有太大吸引力。与其去堆机器,不如想办法控制成本。我们会明确告诉他们,这种方式比搭建、转场的传统方式成本低。能省钱,是最现实的一句话。”郗岳说,“我们的目的不是去满足‘李安们’的需求。目前能实现的效果,已让很多导演眼前一亮。”毕竟,不是每个导演都会像李安那样去探索如今看来还有争议的120帧电影。用更少的钱拍出更好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LED虚拟影棚并不只是针对中小成本剧组,疫情下,很多好莱坞周播剧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实现拍摄立刻播出。“正因为它能减少成本,一些大制作能有更大的创作空间。”郗岳介绍,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LED虚拟影棚全部国产,由深圳秀狐科技提供的LED屏在技术上可以达到全球最高标准的电影级LED拍摄环幕。“技术有了,还要有更多项目来应用它。”

  此前,电影《流浪地球》成为爆款后,带火了青岛东方影都2号摄影棚,众多科幻电影都指定要在该棚拍摄,也有众多影迷前往拍摄地探秘。郗岳曾负责东方影都项目,他回忆,当时《流浪地球》看中的是标准化、大面积的摄影棚。“场景需要搭建一个地下城,东方影都正好有一个6000平方米的摄影棚,可以实现导演郭帆的想法。东方影都的摄影棚是按照英国松林影视产业园的标准建设的,是真正的标准化摄影棚。隔声、吊挂等都按照世界最先进的标准来,其实好多国内剧组都用不上。”

  《流浪地球》项目给东方影都奠定了良好基础。对于刚刚起步的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而言,同样在等一个《流浪地球》这样的爆款,等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按照前期规划,今年4月,影视中心东地块两个摄影棚将全部投入使用,和LED虚拟摄影棚紧邻的另一个2000平方米影棚能满足场景搭建、绿幕等普通需求,可以让剧组在同一个基地实现不同场景拍摄。

  项目开工仪式上,大策集团总裁夏欣才曾表示,从单项成本来看,上海的拍摄成本较高,但可以通过全产业链优势,把其他地方不具备的高科技、后期制作等优势集聚起来。“综合成本可能更低,这是上海的优势。”

  虚拟影棚给了这一切成为现实的可能。“我们希望可以和浙江的象山、横店等影视基地形成错位。”郗岳坦言,项目建设期间,在和一些客户聊天时得知,由于上海拍摄、场景、人力、服务、器材等成本更高,以及特色老建筑取景日益困难,许多剧组不愿在上海拍戏。“希望这一技术可以在短期内把人气聚过来,相应产业链配套也聚过来。这就意味着剧组成本可以降低,这是良性循环。”

  最近,华策集团邀请旗下影视项目负责人来基地体验。“以前,大量剧组选择转场找实景拍摄,但疫情下难度越来越大。万一因为疫情被困在某地,会给剧组带来损失。”郗岳说。疫情下,LED虚拟影棚有更多现实需求。在这之前,LED虚拟影棚已在北京、浙江有一些初步尝试。“让技术快速进入产业实践应用,大家都在比谁能迈得更快、更早。现在机会到了上海。”郗岳认为,上海在科技创新和金融上的强项,是发展高科技影棚的优势。今年,华策集团将在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建造影视传媒学院,发挥人才培养等产业基地功能。“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需要通过名副其实的集聚来体现。我们也希望在‘松江16条’基础上,能有更多针对性的政策,吸引更多项目、人才入驻。这是上海影视产业难得的机会。”

  影视运用只是一部分,未来数字化城市建设中,城市更新、古建筑保护等都需要逐步把现实数字化

  虚拟影棚展示后,前来参观的不乏传统置景人。曾为《长恨歌》等多部影视作品担任美术设计的赵海看后感叹:“这个技术很好,我可以在虚拟场景基础上有一些置景补充。”

  LED虚拟影棚的使用,会逐渐影响到很多行当。比如耗工时和成本的传统置景可能受到挑战,在虚拟场景自由奔跑的数字人,也将大量代替群众演员。

  此前上海发布的《上海市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十四五”规划》,让影视人看到LED虚拟影棚的更大应用方向。“上海土地资源稀缺,不适宜做大型影视基地,不管像横店那样搭实景,还是像青岛那样建1万平方米的摄影棚,在上海都不太现实。但随着上海提出城市数字化转型,科技影都在影视产业有了新亮点——虚拟数字影城。”郗岳介绍,将目前数字产品库中的200多个虚拟场景全部搭建出来,可能需要1000亩土地。如今,有足够的算力和存储量,有一个数据中心,就可以存储更多场景。未来,影视中心计划打造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吸引更多第三方团队来制作、扩充场景,让项目组像网购一样,在平台上货比三家购买场景。这会给影视产业带来更大变革。

  “虚拟与现实结合,新技术在影视的运用只是一部分,在未来数字化城市建设中,城市更新、古建筑保护,很多领域里都需要逐步把现实数字化、虚拟化。”陈东城举例,今年春晚,几位演员在上海中心楼顶表演太极拳的节目惊艳全国观众。如果通过LED虚拟影棚,将上海的地标建筑数字化扫描下来,向游戏、影视等不同行业进行授权,就能灵活、便捷地运用该场景不断进行二次创作、三次创作。近期,也有古建筑邀请却月团队合作,对建筑里里外外进行扫描,这笔数字资产将来可以通过虚拟游览或转化为电影场景等方式触及大众。

  “虚拟影棚背后空间很大。影视可能是它的第一个环节,慢慢会像波纹一样延展。”郗岳觉得,不断增长的虚拟数字影城,就像如今被聊得火热的“元宇宙”。但真正的元宇宙不是消极意义上的,一定要为现实社会,为城市美好生活带来积极改变。“在上海推进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下,很多产业都可以思考如何有更多应用,影视可作为虚拟与现实结合产业方向的一个重要发起点和突破点。”钟菡

  【展现青春风貌,关注青年成长①·一线讲述】常为新、敢创新,青春绽放在乡野

  在湖南省常宁市蓬塘乡易头村,游客手提采摘的无花果从田埂上走过。 在农场,游客尝鲜之余,还可以到稻田中钓虾捉鱼、到蔬菜基地采摘蔬菜水果,体验农事之乐,感知农场之美。

  【科技前沿】祝融号发现火星水活动痕迹 着陆区附近或有大量以含水矿物形式存在的水

  这标志着祝融号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利用巡视器上的短波红外光谱仪在火星原位探测到含水矿物。

  从“10000年”到“304秒”,在超算领域的世界前沿,实现这一里程碑式跨越的,就是荣获第26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的之江实验室智能超算研究中心团队。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5月5日召开会议,分析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研究部署抓紧抓实疫情防控重点工作。 今年以来,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新冠肺炎病毒多次变异,隐匿性强,传播速度快。

  继去年以质朴的形象和谈吐走红之后,近日,北京大学的青年学者韦东奕再次登上了社交平台的热搜榜单。

  世界各地面临日益严峻的水资源短缺问题。“测试中较小的通道完全拒绝了盐分子的传入,而较大的通道相对于其他海水淡化技术甚至尖端碳纳米管过滤器也有所改进。

  英国研究人员使用一种广泛存在的蓝绿藻为微处理器持续供电了一年,过程中只使用环境光和水。

  HCA数据已开放获取,全球研究人员可通过HCA数据协调平台,如剑桥细胞图谱、博德单细胞门户和加州大学圣塔克鲁兹分校细胞浏览器访问这些数据。

  5月11日,我国首套国产化深水水下采油树在海南莺歌海海域完成海底安装。

  5月12日上午,在海拔接近4300米的中科院珠峰站,由我国自主研发的“极目一号”Ⅲ型浮空艇平台搭建完成等待发放。

  这是EHT合作组织继2019年发布人类第一张黑洞照片,捕获了位于更遥远星系M87中央黑洞(M87*)之后的又一重大突破。”

  “祝融号在地质年代较为年轻的着陆区发现水活动的迹象表明,亚马逊纪时期的火星水圈可能比以往认为的更加活跃。

  天文学家5月12日公布的银河系中心黑洞首张照片。” 上海天文台研究员路如森说:“通过分析这两张黑洞照片,我们惊叹于环的大小与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测结果,出奇地一致。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日前批准依托内蒙古自治区计量测试研究院筹建“国家碳计量中心(内蒙古)”,这是该局批准筹建的首个国家碳计量中心,将发挥计量基础支撑保障作用,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实现。

  近日,中科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植物分子遗传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郭房庆团队在解析植物感知高温分子机制方面取得新进展。

  近日,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热带海洋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国内外多家单位,在全球变暖上层海洋环流变化的机制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

  5月11日,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国台湾自然科学博物馆和加拿大自然博物馆的学者联合发表论文,描述了两件来自江西省赣州盆地上白垩统河口组的恐龙胚胎化石。

  动物的复杂性状可以分为表型连续分布的经典数量性状、表型间断分布的性状以及其他难以准确度量的动物各类行为和心理等。

  英国《自然》杂志11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一个机器学习模型可以对大型地震的演化进行准确地实时估测,这个经过训练的机器学习模型能测定以光速传播的重力变化信号。

  《细胞通讯》日前发布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当人类在进化上与黑猩猩分离后,DNA发生的微小变化,使得人类更容易患癌。

留下评论